盈丰国际网址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公司简介 >

字号:   

现在不存在漏水的问题了在我有生之年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7-04-28 12:08
怀念老屋 
 
 
我已过花甲之年,对往事喜欢深思,也喜欢追忆,怀旧那种来自质感的唯美,更喜欢去琢磨和探讨。即使岁月的答案告诉我,流逝的往昔老去,故事遥远,可无法搁浅我对记忆中的怀旧和追念。从二零零九年在教育部门提前退休以后,习惯了一个人的时候,独个静静地出神,往事如烟,思念久久挥之不去。平时我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,但是偶尔有一点什么刺激,轻轻一碰,顷刻间所有记忆的花瓣凋落下来,像雨,顿感在回忆的画面里。
每当奔流在岁月的长河里,经历繁华,走过沧桑,无数记忆中的回忆,我唯独深记的是故乡的老屋,那一厅四间平房在风雨中傲立的老屋,更是深情。它的样子,多年在记忆中不曾褪去,烙印在脑海里,成长中经历的点点滴滴,质感来临的时候,是那么的强烈,是那老屋,占据了回忆里的所有,使命感触动我把它记下来,形成文字,当作纪念。
我生长在福建省武平县中赤乡上赤村新张屋。我美丽的家园,熟悉的老屋,建造在新张屋国亿公祠堂的背后,偎依在泰然稳固的“豹虎头”的山脚下,一厅四间平房,正厅坐北朝向,户型是半圆形状的,围在祠堂的背后,所以,我家老屋也叫新张屋围屋下。
老屋处在围屋正中,背靠龙脉极盛的山峰,青山逶迤,古木参天,植被茂盛,树竹繁茂,榛子(又叫莲子)满树,红菇遍地,树影婆娑,花果飘香,是我孩提时的“花果山”。老屋前面是国亿公祠堂,逢年过节,合族各家各户都要挑着三牲供品,到这里祭祀祖先;每当家族中的男性娶亲,须在祠堂敬拜天地,叩谢祖先,宴请宾客;每当闺女出嫁,要向列祖列宗叩拜辞行,行礼后方可罩上大红盖头,踏着象征圆满幸福的大圆筛子出阁。家族中那个人家喜添新丁,元宵节时都要前去祠堂上灯和闹灯,新丁取名要将喜联张贴在祠堂上厅的右侧墙壁上,以示向祖宗报告喜讯,祈求保佑长命富贵;如果有人读书高中或者求取功名,也要向列祖列宗禀报祝祷,以求得步步高升;族中的老人谢世,祠堂便成为举哀发丧的灵堂。就这样,无论红白好事,祠堂都会将合族融洽的凝聚在一起,共享天伦之乐,遂行天道伦礼之义。
老屋东西两侧,原居住十多户人家。西侧第一二间原是进福公的,后来转换给登然公去了,第三间是森福公的,第四五间是我大伯登敏公的,因大伯去世早,余下的房屋为我家所用,第六间是登然公的。东侧第一间是卫福公的,第二间是登烈公的,第三间是雄福公的,第四五间是选福公的,第六间是彩辉公的。一个正厅,东西各八间平房,组成一个半圆形的围屋,围在国亿公祠堂背后,这围屋也是祠堂的衬屋。
从我记事起,老屋正中宽敞的厅堂是我儿时玩得最开心的地方,这里我度过了原汁原味传统的快乐童年。曾记得,有许多老人带着小孩喜欢到我家老屋休憩闲聊,或许讲一些牛郎织女等五花八门的故事;或许讲一些放木排到潮州汕头的经历;或许讲一些被抓壮丁的经过;或许商议筹办合族中的一些公益活动……左邻右舍的孩子们也成了我的好伙伴,每逄春天,我们一起上山挖春笋、采蘑菇、摘杨梅……每逢夏天,我们一起到河里游泳、抓小鱼,有时在晚上点起松树片火把,我们几个小伙伴到水田里夹黄鳝、捉田鸡……秋天里,我们一起上山釆野果,在地里烤红薯……冬天里,我们一起上山挖冬笋、捡榛子、“装”田鼠……儿时的趣事在记忆中流连往返,挥之不去。
记忆中,父亲曾对我说过,我家老屋是我出生那年建造的(即1953年),至今已有64个年头了。父辈亲自动手建造的土木结构的平房,无论从地理环境的因素选择,还是从陪衬祠堂的角度衡量,根据传统的建筑风水学观点,基本符合倚山傍水的选址风格,有山有水有人家,称得上是一处风水宝地。
老屋是一面镜子,倒映着一个家庭的岁月掠影,照耀着过往人生的春夏秋冬。这里留下我呱呱坠地的第一声啼哭,萌生过无数少年的梦想,留存着许多儿时温馨的记忆,记载着我童年的喜悦。我兄弟三人和我的儿侄们都出生在老屋,如今父亲繁衍下的内外后代26人(娶回的媳妇除外),随着兄弟们的长大成人,我们也陆续搬出老屋,大弟弟搬出老屋后,先是在细窝子里(山名)
建了一厅三间的土木结构的楼房,而后又迁到岩前伏虎村新建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砖房。小弟弟搬出老屋后,住在上赤村开发区(坝里)新建的砖房里。我于1998年在中赤供销社开发的地盘上建了一幢三层半的砖房,并于1999年冬搬出老屋住进了新房,我在老屋生活了46年。父亲于1983年仙逝,他在老屋生活了30年。母亲于2016年正月初二去世,她在老屋生活了63年。我家老屋的左邻右舍早已搬出老屋,原来的平房有的拆掉了,有的经不住风吹雨打倒掉了。如今唯有我家的老屋还保持原样。2011年暑假,我还把五间房子捡修了一番,把原先的泥瓦屋顶换成了铁皮瓦屋顶,现在不存在漏水的问题了,在我有生之年,我是不会让父辈留下的老屋倒掉,永远把它作为纪念。